箬酒(若九)

已经是一坛碎酒了。
原耽是头顶白月光心口朱砂痣
全职|王方\喻王\肖王|HP|SG
近期小绿和小蓝作者拉郎7笛

14年的段子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双鬼##节奏#

 “你唱歌敢有点节奏吗?”吴羽策恨铁不成钢的拿音乐教室里的谱子敲于锋的头。“告白的话还是换一种方式吧,比如写情书。”于锋摸了摸鼻子“你也知道我学理的,哪会写情书这么复杂的事情。”“那干脆发短信好了,简洁明了的说。反正不要再让我教你唱歌了,再听你唱歌我都要有强迫症了。”吴羽策将词谱放在他手上,“你自己……”“小邹?你怎么在这里?”走道上传来李轩的声音。“李老师,我……”教室门口,邹远手无足措的站在那里,耳朵有些红。李轩跟没看到似的走了进来,“阿策,你教完没?去吃饭了。”说完也不等人同意就拉走了。等走开一些距离,吴羽策把李轩拽住“说!是不是你搞得鬼?”李轩笑“不要说那么难听么,我这是在帮他们啊。再说,不也让你早点脱离于锋的魔音?”再说第二天有人看到是化学组的于老师送文一的邹远来上学就是后话了。


14年的一些肖王小段子合集

*很早的东西了,OOC预警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的梗

*排版一言难尽。没有纠正错字

*有人物死亡、架空背景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停电##肖王#王杰希退役后第一个夏休期的晚上,照常在QQ上和肖时钦聊天,突然一下对方的头像暗了下去,过了一会也没见人再次登陆,却收到了某人的短信。“俱乐部停电了,抱歉。”王杰希看了看不远处突然暗下去的灯光笑了笑,一边继续走一边回复“那出来吧,我在楼下。”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肖王##封印#“魔道学者为什么没有一个技能是封印?不是魔法师的设定吗?”偶尔微草队长也会散发一下魔术师的往昔思维。“谁说没有了?你不就在我心里下了封印?让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人。”肖时钦偶尔也想煽情一把。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肖王##黑白#肖时钦下葬的那天,几乎所以人都到了。黄少天难得的沉寂,狠狠的想把眼泪憋回去,最后头埋在喻文州颈间偷偷的哭。戴妍琦就扒在棺椁上,哭声一阵大过一阵,她想着他家队长的好,哭的越发凄凄。王杰希一手操办这场葬礼,他早是知道他这个过不去的劫的,本想着再过几年等英杰一帆能独当一面了就和他一同去的,也好有个伴,不会那么孤单。却没想到来的这般快,让人措手不及。他觉得啊,肖时钦走了,也一同带走了他生命中所有的色彩,只余下黑白。他也想,该将那个合墓的另一边也清理清理,他还是蛮爱干净的,省的等他也去了,还要几个小孩子来打扫一番。一边想一边将英杰一帆唤到身边,手上拿着自己的灵位与之前摆好的放置一起缓缓道,你二人也可以照看那些个事情,以后若有什么不清楚,尽管找文州他们问,若是累了,便放下休憩些时日再来过。我也没什么再多叮嘱的,一切……随心就好。高英杰红着眼睛点头说是,等拉着乔一帆走远些,不禁回头看到老师靠着牌位,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再也忍不住压抑着抽泣。 “你先走着,记得奈何桥上等我一等,不消多久……我就来陪你。”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肖王##墙上的小涂鸦#

春节的时候,肖时钦更王杰希回王家拜年,晚上就睡在王杰希以前的房间里。推开门,肖时钦有一瞬间的愣神,墙上画着星空的彩绘,与地面连成一体,就像穿越任意门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他就呆在门口看着,等到王杰希收拾了用具走过都没有发现。“很喜欢吗?等下次去你家的时候我给你画一面。”“这是你画的?”肖时钦惊讶的说。“是啊,不过这几年都没再练习,估摸着会有些手生。”肖时钦顿了顿,“虽然知道你会画画很让我吃惊,但……满目的星空。还是很有魔术师的风格的呢。”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肖王##七秒的记忆#

有那么一句话,说,鱼只有七秒的记忆。肖时钦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王杰希刚好在旁边“只有七秒的记忆不是很悲哀吗?连自己爱的人都无法记住。”王杰希摇头,“你可以这么想,七秒钟记住你的爱人,那无数个七秒组成的记忆里就只有你的爱人,这不应该是一种别样的浪漫?”“但人的记忆是可以一直延续的,”肖时钦说,“可以和所爱之人有很多可以回忆的记忆不是更加美好的?”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肖王##同居#

自从方士谦辞职出国环游世界之后,王杰希就被冯校长从事物繁忙的数学组调到了相对清闲的政治组,同时代替方士谦兼任教务处主任。理所当然的从张新杰那个宿舍搬出来换到了肖时钦的宿舍。“为毛啊?就算调组也没必要换宿舍啊?”孙翔听到消息后不解的问。“大概是再也受不了他俩半夜幽会找的由头吧。”张新杰轻描淡写的说。“……半夜幽会什么鬼。新杰,不会是你和老冯说的吧。”方锐吐槽道。“不是我,王老师从来没有打扰到我睡觉。”张新杰摇头。“这事我听说过,好像是有次他俩幽会把老冯吓出心脏病了?”张佳乐也凑过来讨论。“真是……不过这样也没什么。方明华每天回家陪老婆,李轩和吴羽策一宿舍,肖时钦一个住多个室友也没什么不好,再说还可以晚上交流一下感情不是。”方锐猥琐的笑了笑。“你才是……老林啥时候回啊?不过他俩同居又要多一对秀恩爱的也……哎。”田森想了想,叹气。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全员##新大门#

店里换了个新大门,肖时钦从学院回来的时候三过门口,最后还是王杰希忍无可忍出门将他拉了进来。“你对这个门有什么不满么?”“我还是坚持认为机械门更加便捷一些。”“但是!”王杰希指着店内的摆设说“主题是魔法的甜点屋为什么一定要装一个最多节省几秒钟的实验室大门呢?”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肖王##厨#院子后边的厨房是王杰希熬药的地方,偶尔一帆忙不过来的时候他也会带着高英杰在里面帮忙。但是他从来不允许肖时钦进去……自从肖时钦把里面的蓍草当做茅草丢到火里烧了一大半之后。 

 

#全职高手深夜六十分##方王/肖王##旧笔记#

这几天王杰希在收拾东西,肖时钦听他说了就过来帮忙。“杰希,这是什么时候的本子?都旧成这样了。”好不容易打开了一个许久未动过的檀木箱子,没想到里面是整整齐齐堆放的旧的泛黄的笔记本。肖时钦拿了一本出来,一边小心的拂开面上的灰迹一边问身后整理衣服的王杰希。“哦,是这些,说来今年还忘了拿出去晒上一晒。”王杰希回过身拿起肖时钦手上的本子,“正好这几天天气好,帮我搬到后院去晒了。”肖时钦只好搬上箱子跟着王杰希来到宿舍后面的小院子。帮着王杰希铺上草席又将书一本一本摆开,完成后两人靠着坐在书中间,肖时钦仍旧不死心的问“杰希,这都是什么啊?”王杰希操起手边的一本摊开,“也没什么,不过倒真是十几年前的东西了。”休息了一会两人又开始一本本的翻开,肖时钦发现有一部分是王杰希的笔迹,只是相比现在稍微稚嫩了些,而另一些则是陌生的字迹。“这是我和士谦上初中时的笔记了,一直都留着,每年拿出来看一看晒一晒,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那个时候……”王杰希一边翻书一边和肖时钦说。肖时钦看到有的本子空几行写几行,有的还是两种字迹交杂着,想问,又不想打扰王杰希的回忆,却听王杰希接着说:“他性子懒,总不肯好好写,写着写着就丢了几行,我就叫他空着,闲暇的时候就给他补一补,当然……”突然停顿下来,肖时钦奇怪,回头去看他,就见王杰希捧着颜色格格不入的一个深蓝色线圈本发呆。凑过去看,王杰希却把本子合上了瞪着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看他,“干嘛?书铺完了?”肖时钦讪讪的摸摸鼻子“还有一点,就完了。”“快点快点,楼上还没收拾好呢。”催促着把最后几本铺好,王杰希就率先上了楼,肖时钦注意到他手上拿着那个线圈本,但也没多问,默默的继续打包衣物用品。

晚上换完宿舍后又收拾,还没收拾完就听窗外哗啦的声响。两人赶紧跑到窗边,就见楼下院子里的书被风一吹全部散了架。满天的雪白就像高三考完从顶楼丢下去积攒了一年的卷子。肖时钦想下楼去收捡起来,却被王杰希拉住了,“罢了罢了,它们陪了我这么多年,如今能随风看一看这大千世界再被回收利用也是一种解脱。”话音未落就转身继续收拾东西,直到校园里的清洁工带着他的垃圾车骂骂咧咧的在楼下开始清扫也没再回头看上一眼。

半夜肖时钦起夜,看到王杰希靠在向庭院的窗户上看那本仅存的回忆。迷迷糊糊的上完厕所出来就被一团橙黄的火光照的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窗外星点如明灯的小团火球照亮了王杰希手上仅存白页的本子。肖时钦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话,最后在王杰希的目光下脱口道“后面就是一片杨树林,你半夜在这里点火明儿就烧光了。”王杰希在相对阴暗的墙边似乎笑了一下,“不会,我刚算过,今晚有场大雨。”肖时钦正吐槽他还真当自己大眼会算命,老天就像为了应证王杰希的话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不到一分钟就让方才恍惚的微光冲刷为一片黑暗。

回到卧室听着窗外的雨声陷入沉眠。第二天周一,早上起来就看到王杰希精神抖擞的准备去给放了个小假的孩子们收心,吃早饭的时候,肖时钦觉得昨夜睡前王杰希好像还说了什么,但他觉得是幻听,杰希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说像那样优柔寡断又透着决绝的话呢?就算是真的……嗯,也当做幻听就好了。


从微博翻出来的一小段霸图粮食向小段子

正式拍摄开始之前,张新杰从家里抱来作拍摄道具的猫突然就萎靡不振。被张佳乐笑话说是不堪忍受老韩的威压又没有东西交出去所以心力交瘁了。结果正软绵绵趴在地上的猫又开始拼命咳嗽,这可把四周的人都吓坏了。一帮人慌慌忙忙将猫送到最近的宠物医院,医生检查完后说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休息一天就好了。

离开医院回到拍摄场地,一向饮食干净的张副队十分在意的抱着猫去找不干净东西的来源了,独留下拍摄的正主、跟来凑热闹的张佳乐和摄影师三人面面相觑。半响,张佳乐一拍手道“我记得大孙也养了只猫,我叫他送来先凑合着用?”

等孙哲平将猫送来后,摄影师和这只杂毛猫对视良久,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被张新杰抱在怀里排查工作人员的白猫妥协了。孙哲平不乐意这摄影师看不起他家猫,正想刺他几句不借了,被张佳乐拉到一边消火去了。

也不知道这猫是不是怕生,韩文清一靠近就弓着腰戒备的看着他。韩文清被它的不配合激怒了,凶恶的瞪了它一眼,趁它被吓到一把拎了起来。这猫也倔,被拎起来就一个劲的反抗,等张新杰找出爱心泛滥投食的小姑娘并告知对方不要轻易给小动物投食可能会害了它之后踱步过来,就看到队长正和一只猫大眼瞪小眼。摄影师抱着相机蹲在墙角一脸心累。

说来也好玩,那猫看到张新杰怀里的白猫也不闹了,傻笑看着那个方向。只在摄影师趁此良机迅速给它摆造型时不舒服的甩了甩尾巴。

光速抢拍到猫尾巴摇起来的一瞬间,摄影师一扫之前的烦闷愉快的看着自己的作品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没有名字的喻黄梗【教你做物理题】扩展,文部分

用生命写喻黄。

一般来说,体育课的上一节课,末尾都比较不如人意。
还有一分钟就打铃了,物理老师在投影仪上打上了新的一道题。远离讲台的后排,有人捏着手表小声的倒数,58、57、56……“给你们半分钟看一下这道题,半分钟后我请人讲一下解题思路。”物理老师这么说着。台下有人小声的嘀咕马上就下课了,然而并没有人敢于提高声音抱怨。30秒一瞬就过去了,众人都在祈祷时间跑的快一点,毕竟没人有心思去想那倒看起来就很难的题目。
物理老师的目光在教室里巡视了一圈,最后落到了黄少天身上。“黄少天,你来回答。”坐在第一排刚刚装的十分乖巧的黄少天一脸卧槽的站了起来。“我看你刚刚想的很认真,你来说说吧。”物理老师的脸色和蔼了一点,鼓励的看着黄少天:“这道题有点小难,不过我相信你可以的。”
教室里四处传来噗嗤的笑声。黄少天的内心一瞬间有无数加粗弹幕横飞而过“谁认真看题了我那是装的好吗好吗这题我完全不会啊老师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还不打铃半分钟还没过吗笑什么笑你们会做吗!”
还好,在物理老师的脸色沉下来之前,铃声如一阵及时雨拯救了这群快要枯死的花朵们。在万岁的欢呼声中,黄少天放下了紧悬着的心,对物理老师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老师,你看……”物理老师扫了那群欢腾的学生一眼,拿起了讲桌上的教案,就在黄少天以为他不再追究那道题,一只脚跨出位置的时候,将教案卷起,拍了拍黑板轻描淡写的说:“那你趁体育课的时候将过程写在黑板上吧,我第三节课来讲。”然后扬长而去。
“卧槽!”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物理老师潇洒远去的背影,在同学们幸灾乐祸的笑声中跌坐在椅子上,头疼的将脑袋撞到书上。“笑什么笑!你们谁会做啊!!!”同桌爱莫能助的摊了摊手,“这个他还没讲,你自己加油吧。”然后毫不犹豫的和后桌谈笑风生勾肩搭背的离开了教室。
走廊上的人声逐渐消减下去,上课的铃声悠扬的敲响。黄少天靠在窗边心塞的看着操场上嬉笑打闹的同学们,恨不得把手中捏着的粉笔丢下去。
然而并没有什么鬼用。
回到黑板前,在和题目对视五分钟无果后,黄少天心不在焉的在黑板上鬼画的几条才学的公式,试图糊弄过去。
“少天?”
就在黄少天百无聊赖准备撂挑子不干下楼打球的时候,喻文州的声音恍若一道光照进教室。他立刻换上了兴高采烈的表情,扑向了教室门口抱着作业本一脸疑惑的喻文州。
“文州救命啊!这道题你们老师讲了吗我们老师还没讲就要我做!下节课还要来检查!何其不讲道理惨无人道从未见过如此凶残之老师!”喻文州一手拦下黄少天,把作业本堆搁在手边的课桌上,从黄少天密密麻麻的控诉中找到目前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喻文州看了看一堆鬼画符的黑板,在黄少天尴尬的抄起黑板擦擦黑板的时候浏览了一遍那道题目。“就是要我帮你把这道题做出来?”黄少天殷勤的狂点头。“你跟我讲讲怎么做就行了!我估计他下节课也会点我来讲!你帮我写了我过会讲不出来就完了!”“好。”喻文州笑了一下,从粉笔槽里拿了一根粉笔,慢条斯理的开始讲:“这道题做起来不是很难,只是你们还没讲所以难得想罢了。”
快要入夏,下午的太阳光照在身上没有那么热,暖暖的。教室里黄少天背着手,认真的听喻文州讲题,不时灵光一闪提出另外的思路,得到喻文州温柔的赞赏,得意的傻笑。
高中生的爱情,大抵就像那温柔的日光,柔和又没有尽头,昭示着未来的无数种可能,又为现在的温情镀上并不刺目的金光。

未完成的草稿……
霍格沃兹存在之谜的画家戈设定√
敲喜欢第一章里萨带戈出海那段!
最右是一坨乱七八糟的画画那幕
表白米酒大大!@十九世纪的微光
渣画(′へ`、)
(天知道一个脑洞手为什么天天想画画……)

PS旁边画的更糟糕的萨萨是校服版……

【全职高手/肖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参肖王肖群的群刊的一篇....烂尾【。

顺便打个广告啊x大小眼的小事情:372537234

魔法少年肖时钦x未来的魔法少年王杰希

后面大概还有两个部分吧...【当然如果懒死了就没有了



深夜,早已闭馆本该鸦雀无声的国立博物馆内却是好不热闹。一派灯火通明的三层瓷器展厅内,循着警报声爬上来的保安们对这一层开始了封闭式搜索。安保大队的队长对自己的封锁十分有自信,除非会飞,这个小贼在责难逃!

肖时钦侧坐在一根一米长的树枝上在没有灯光的偏僻长廊里低空飞行,他的身侧,一只还没巴掌大的,发着微弱蓝光机器人模样的小东西扇动着两对薄薄的翅膀靠近肖时钦的耳朵,小声说:“时钦,前面一百米后左拐再飞行三百米就是安全通道了。”“知道了,今天晚上多亏了有你,生灵。”肖时钦松了口气,到安全通道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嗯。最近的保安离这里的直线距离还有四百米,实际路程超过六百米,时间足够了。”透过不断有密密麻麻数字流动的单片眼镜,生灵灭对他的master笑了笑,“真是一个惊险刺激的夜晚。”

 

手里握着排了两个小时队刚刚从自助取票窗口换来的国立博物馆入场券,肖时钦看着少说十米长等候进馆的队伍,深深后悔起来首都报道前答应身为邻居和高中学妹戴妍琦来国立博物馆的建议。

戴妍琦自从知道肖时钦被首都大学录取后,每天八点准时来肖时钦家报道,肖时钦的父母只到是小姑娘对自家儿子的崇拜,也存着让肖时钦多教导教导戴妍琦的意思。只有肖时钦和戴妍琦本人知道,她如此殷勤的来找肖时钦,为的不过是让肖时钦去首都的国立博物馆里帮她取取材,顺便给同学捎一套往年的馆刊罢了。

想着暑假期间在家乡和同学们一起做的趣事,很快肖时钦就来到了队首,过安检的时候被收走了游戏时从班上美术生手中赢过来的少说有三岁的美工刀,一边感叹着不愧是国立博物馆,安检的力度与自己省份的省博可是天差地别;一边又想着还好那位美术生同学不会知道和他亲密无间三年之久的美工刀已落入“敌手”。

计较着左右花了那么长时间排队进来,自然不能只走马观花看过一遍就离开,肖时钦不紧不慢的从一层的临时展厅开始参观。一路看到不少讲解员各人带着各人的队伍一件一件的讲解,遇到感兴趣的他也悄悄的凑过去蹭别人的讲解员听一听。逛到三层的瓷器展厅时,肖时钦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讲解员,彼时王杰希正在给自己的团队解说一件不起眼的小茶杯,白瓷釉上红纹,放在展厅进门第一个和第二个拐角处中间,肖时钦会注意到王杰希是因为,其他的讲解员在这一个展柜前只做了简单介绍,而这个讲解员讲了五分钟还未离开。

出于好奇,再加上并不赶时间,之后的参观肖时钦一直跟着王杰希,发现王杰希比别人讲解的时间长那么多是因为他讲着讲着会额外联想很多相关知识,虽然有些肖时钦听不懂,但是听得懂的部分他觉得很有意思。

三层也是博物馆的最后一层了,离开瓷器展厅,讲解员的工作也结束了,肖时钦看着王杰希与他带的小团队分开,然后走回展厅里——等等,肖时钦惊觉王杰希是向着他的方向走过来的,难道是发现他蹭解说来找他算账?肖时钦开始考虑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个地方。

“你喜欢我的解说?”王杰希观察这个几乎跟着他参观完瓷器展厅的游客很久了,他带过的很多游客都对他颇有微词,说听不懂他在讲什么,所以肖时钦这个例外让他很在意。“呃?”肖时钦有点意外,“你讲的很有意思啊,就是有些东西我不了解所以没怎么听懂。”王杰希笑了笑:“哪里不清楚?我讲给你听。”肖时钦有些不好意思:“那太麻烦你了,我回家查一下就好。”“没关系。”王杰希沉默了一会,“我的解说并不被很多人接受——我是说,以后我不会再像这样解说了。”肖时钦也沉默了,他也发现刚刚跟着王杰希的那个团队里很多人都是不耐烦的低头玩手机,“那我们到那边坐着说吧。”肖时钦指了指不远处的长椅。

 

和王杰希聊天很愉快,两个人年龄相差无几,兴趣也大部分重叠,很快熟稔起来的两人发现了很多共同点,比如都是理科生——肖时钦之前一直以为王杰希是学历史的。再比如说两个人都有让人头痛但是无法拒绝的学妹。

在互相交流物理化学课程之后,王杰希的手机响了起来,抱歉的看了肖时钦一眼,王杰希走到拐角处接起电话,回来的时候肖时钦正准备就王杰希的手机铃发表言论就被阻止。“我要去带下一批游客了,”王杰希一边调整扩音器的话筒一边说,“服务台说人流量增加了,人手不够。”肖时钦这才想起来王杰希还是博物馆的解说员,“是我耽误你工作了。”肖时钦懊悔的说。“没关系,和你聊天很开心。”王杰希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肖——”肖时钦话还没说完就又被一阵电话铃打断,王杰希挂断来电,疑惑的看着肖时钦:“肖什么?”“......肖时钦。你快回去吧。”王杰希点点头,转身离开。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肖时钦看着王杰希的背影。

不过他想他们还会见面的,他在心里想。

 

但他没想到会是这种时候啊!撞开安全通道的门然后在王杰希面前急刹车的肖时钦在心里咆哮。

王杰希冷静的看着今天中午还和自己相谈甚欢的新朋友在不科学的时间不科学的坐在一根树枝上冲进安全通道不科学的翻身下树枝以复杂的表情看着他。等肖时钦平静心情的时间里王杰希开口说了一句话:“我叫王杰希。”哦原来叫王杰希,肖时钦望着对方大小有微妙不一样的眼睛已经放弃了正确的剧情。“这是什么?”啊?什么?肖时钦茫然的顺着王杰希依旧冷静的视线看过去。“生灵灭,一只.....小精灵。”他随口回答。

“小精灵?”

“魔法少女番看过吗?契约精灵什么的。”

“和他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少年什么的?”

“差不多吧。”

等等你们是什么展开?!master你醒醒普通人是看不见魔法生物的你应该问他为什么看的见我!生灵灭嘴角抽搐的看着自己master,此时此刻他只想瞬移回家找留行求安慰。好在肖时钦很快就恢复正常,“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等你啊。”王杰希一脸的理所当然,肖时钦差一点就要顺其自然的说“哦”了。“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等我?你知道我会来?”肖时钦掐了自己一下。

“我不知道。”王杰希活动活动脚腕,好像在这里站了很久。“中午你的面相告诉我,半夜的时候我应该等在这里。”

“......”太玄乎了,比魔法少年还玄乎,肖时钦觉得他应该一头撞到墙上去。

“那.....”两个人同时开口,肖时钦做了个深呼吸示意王杰希先说。“你为什么要.....偷了东西又还回来?模仿怪盗吗?”

......没看出来你这么爱看日番,肖时钦默默的看着王杰希。“我没偷。”王杰希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肖时钦深吸一口气:“是她跟着我回去的。”生灵灭默默捂住了脸,master犯蠢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妄想症不可怕。不要放弃治疗。”王杰希打破沉默。

......魔法少年都是上辈子折翼的妄想症,肖时钦绝望的想。

“你再不走保安就找过来了。”王杰希提醒到。

肖时钦深深的看着王杰希的眼睛,把“你不打算抓住我吗”吞进了肚子里,他发现了,这是个不需要看剧本的世界。推开窗户然后坐回树枝上,肖时钦又回头看了王杰希一眼,最后还是没有问他“你为什么对我会魔法这么淡定你是不是同类”,然后果断从三楼跳了下去。

王杰希看着肖时钦的身影落下去,又看着生灵灭从耳边掠过追了出去,听着墙另一边保安们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对着被雾霾笼罩显得灰蒙蒙的首都夜空笑了笑。

还会再见的,不久之后。

 

坐在陪伴他度过这个不能描述的夜晚的树枝上,肖时钦忘了另一个陪他度过好多不同夜晚的小精灵伙伴生灵灭,心里想的是——魔法少年容易吗。

 

肖时钦并不喜欢去博物馆,自从高一那年学校组织社会实践活动去了省博之后。倒不是因为身为理科生对文科本能的排斥,相反他对历史还是很有兴趣的。但是,身为二十一世纪稀有的拥有魔力的唯物主义青年,肖时钦自带吸引灵体的体质,这给他带来很多麻烦。比如那年去省博创造了省博十大不可思议之首的半个博物馆馆藏消失又出现事件,又比如现在——

肖时钦头痛的看了看眼前一脸迷茫的红裙少女,又看了看正被王不留行拿着湿布小心擦拭的瓷杯。就是中午遇见那个解说员时他讲解的那个,估摸着是因为他在那个柜子面前停留的有点久,这杯子年岁也不大的缘故。

不过不管原因为何,现在博物馆里的东西在他手上他就要还回去,虽然是个不起眼的小物件,在全国最大的博物馆神不知鬼不觉不见了也是件大事。

 

要是没有去博物馆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回到家,一边吃王不留行准备的夜宵肖时钦怨念的想。早上还要去大学报道,肖时钦很快洗完澡倒到床上睡过去,被睡意侵占整个大脑之前肖时钦还在想,就算小戴多么情深意切他也不应该去的,不去就不会遇到王杰希......

收拾好碗筷进到卧室肖时钦已经睡着了,王不留行用手拄着下巴沉思,最后飞到书桌旁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发着淡光的透明纸,一挥手,灭绝星尘出现在空中,自动的在纸上写下再见两个字,然后和透明纸一起落在桌上。生灵灭突然冒出来取看那张纸,一脸疑惑的问王不留行再见是什么意思,王不留行若有所思的看看纸又看看床上的肖时钦,“会和某个人再次见面吧。”生灵灭听他这么说不禁想起了那个叫王杰希的人,他笑着对王不留行讲晚上发生的事,也顺便想着,会不会是和他再次见面呢?


[全职高手/伞修]一直都在你身边

* 祝两年前的默至0409生日快乐!(没错我再也没写完......)

*真的是伞修不是叶蓝!

*林方双花双鬼以外自由心证xxx

 
  

00

欢迎来到荣耀高中。

我是高一一班副班长许博远。

01

周一的早晨总是特别忙碌。

比如——“林大大快救命!我周末去参加地理竞赛作业一个字没写啊啊啊!——组长大人你过会再来收我的作业好不好我保证第二节课上课前交齐!!”

“博远!交作业!”许博远回过神就看到偶像黄少天抱着一摞本子看着他,“啊黄少不好意思刚刚发呆去了我马上交!”慌乱的在抽屉里找作业,耳朵听到同桌叶修懒洋洋的对前来收作业的喻文州道:“没写,不用收我的了。”“叶神……”喻文州无奈,拿起叶修随意散在桌上的作业本:“你都多久没有交作业……嗯?叶神你不是写了吗?干嘛不交?”“叶不羞你要点脸啊作业写了不交几个意思几个意思?增加各科课代表负担有意思吗……”“我写了?”叶修眯了眯眼睛,“那我忘了。”“叶不羞你居然无视我?!本科代表日理万机屈尊降卑来和你说话你居然无视我?”叶修只当没听到的,掏了掏耳朵趴桌上补觉。喻文州拉住想拿本子砸叶修的黄少天,“好啦少天,快上课了,我们先去送本子?”许博远连忙把自己的语文作业放到码好的一摞上,推到黄少天面前:“黄少全班的都收齐了,你们快去吧。其他人都送了回来了!”

黄少天哼了一声,和喻文州一人抱起一半送本子去了。

02

下午第二节是一周中唯一的美术课。对于有的人来说是难得的,但对于另一半人则是煎熬。

李轩是后者,韩文清也一样。

“李轩!”吴羽策拿了纸回来,就看到自己的搭档又一次睡在了画纸上。“阿策!”李轩一惊,醒了过来,看到吴羽策回来立刻抽过放在一边晾着的画纸,“我画好了!”吴羽策扫了一眼李轩的画,面无表情的说:“临摹都临摹成这样你还打算陪我考美术生?还是读你的理科去吧。”李轩听他这么讲立刻蔫了:“……但我想和阿策你在一起啊。”又看了看那张画,吴羽策说:“……比起上一次倒是有进步……多练吧。”看李轩仍旧蔫蔫的去拿纸笔,无奈又补上一句:“你不是学小提琴吗,报音乐特长一样的。再不然,我陪你读理就是了。”李轩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兴奋的拾起笔:“就知道阿策你最好了,我会努力的!”

叶修在一边看的一直“啧啧啧”。然后偏头瞅了瞅同组的韩文清,一看就乐了:“老韩啊你这是什么东西?抽象派也不是你这个画法好吗。”韩文清握着一把毛笔,本来就阴沉的面色听到叶修的嘲讽越发黑了。“不用你管。”他看了看叶修的画板,“你还什么都没画,好意思说我?”叶修伸了个懒腰从笔筒里抽了只炭笔:“我没画不代表我不会啊。”

叶修寥寥打着草稿,听到这边动静过来询问的许博远看他手中的炭笔和面前的水彩疑惑:“叶神,你是画素描吧?拿水彩出来干什么?”“嗯……?”叶修有些莫名其妙的移开画板,“哦……我习惯先打个草稿。”

“这样啊……”许博远仍有些疑惑,他看到那个盒子是自己打开的啊,错觉吗?

03

 

深夜一个脑洞

*喻黄

*千年花妖调香师喻文州x还没想好身份的少年公子黄少天

*喜欢三【bushi只有一截就是这样

走去许远都没能甩掉不知何时跟在身后的人,喻文州无奈,等身后的人走近些挂着笑容转身问道:“公子随我许久,可有何事乎?”

黄少天本是循着一股清香来的,眼下被正主询问,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脱口道:“我觉得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话出口才觉未有礼貌,有些尴尬的补上一句:“我……我想同你交个朋友。”瞅了瞅离自己半米远的喻文州,又忍不住多问一声:“你可愿答应?”

喻文州本有些警惕,听他生硬的转了话题,不禁轻笑出声:“有何不可?在下喻文州。”“我叫黄少天!你叫我少天就好!我可以叫你文州吗?”黄少天见他笑,满以为话题就此转过,眼睛亮亮的看着他也笑,却听得喻文州应了声“自是可得”顿了顿含笑慢悠悠的说:“这香是铃兰花香,算不得少见。少天若是喜欢,我调些送与你作见礼。”

于是这一段完了【。